|
8 ~ 16℃ 晴轉多云 杭州天氣詳情
客房預訂
入住日期:
離店日期:
預訂

酒店位置

酒店位置

新聞中心

兩年關閉20余家 長租公寓寡頭之爭漸顯

發布時間:2019-07-27

杭州鼎家因資金鏈斷裂而倒閉后,又有10個品牌相繼倒下,原因多為資金鏈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家長租公寓企業疑似陷入“經營資金鏈斷裂”的麻煩中。近日,樂伽公寓被曝光出現拖欠房東租金、租客交了一年房租卻被要求搬離的情況。

  事實上,在經歷了資本追逐的風光后,多家長租公寓品牌因資金鏈問題而關閉。據同策研究院統計,從2017年2月至2019年3月,已關閉的20家長租公寓品牌中,有13家出現了資金鏈斷裂的問題。

  同時,租金貸、甲醛門等亂象頻繁發生。

  近日,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實地走訪了自如公寓、青客公寓、V領地青年社區、蛋殼公寓、中駿Funlive方隅公寓、旭輝柚米寓、泊寓、龍湖冠寓等多家長租公寓后發現,當前行業仍有不同程度的不規范現象存在,這背后是長租公寓企業企高的前期投入。

  旭輝方面告訴記者,長租公寓賺的是“細水長流”的錢,短期看生存,長期看盈利。目前行業普遍前期投入較高,融資成本高,盈利周期長,資產收益率低,但一旦形成規模運營,長租公寓的盈利性是可觀的。規模會帶來效益,但也會帶來成本黑洞,單項目盈利能力是關鍵。

  虧損導致不少企業選擇剝離長租公寓業務,或選擇退出,但也有多家品牌借此擴張。中駿集團便表示有通過收購擴大規模的想法,“目前還沒有準確的結果,但是這個方向是有的”。

  租金貸亂象

  2018年,長租公寓曾因房租上漲推手、租金貸、甲醛門等問題屢次陷入輿論風暴中。而如今,行業中仍有不規范現象存在。黑貓投訴平臺數據顯示,6月份其共收到房產類投訴381件,長租公寓占到總投訴量的93%,環比上漲5%。其中,租金貸仍為諸多消費者投訴的關鍵詞。

  在位于上海閔行區莘南花苑一村的青客公寓,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,一間15平方米的房間,長租價格約1810元。其中,在電費的收取上,青客公寓方面是按照階梯電費最高標準收取,若未用到額度,則每個季度給予返還。不過,這筆錢是返到租客青客寶賬戶里面,但不能隨時取出,“只能消費”,退房時才可提現。而對于租金貸業務,工作人員承認其有該業務,是否選擇取決于客戶,但是“押一付一”則要走分期。

  蛋殼公寓也存在類似的問題。記者在位于上海閔行區莘莊報春路862弄報春四村的蛋殼公寓了解到,其共有包括年付在內的四種支付方式,但“押一付一必須要走分期”。該工作人員直言,“分期就是小額貸款”,并稱“現在公司就是這種運營模式,別的公司也是如此”。

  自如也同樣提供“押一付一”的支付模式,其同樣和騰訊微眾銀行合作。一間16平方米的房間,租金為2530元,服務費為房租的10%。若在“自如客專享分期”中選擇“自如分期”,則月租金為2530元,年服務費為2125.2元,首付款為5237.1元,年總支出為34352元。當被問到這是否為租金貸時,該工作人員稱,“分期也是簽貸款合同”,“貸款公司把錢交給我們,然后你一個月一個月還”。

  某些長租公寓的“押一付一”則多次被媒體披露實則為租金貸。據了解,租金貸是房屋中介平臺通過與第三方金融機構合作,讓租戶與金融機構簽約并按期繳納貸款,憑借租客信用,中介平臺得以獲得金融機構代支付的租客完整租期押金。

  金融機構所提供的“糧草”正是長租公寓平臺瘋狂拓展市場的最大憑借之一,在2018年杭州鼎家、上海寓見公寓等因為此類問題陷入輿論風暴后,上海、浙江等多地監管部門曾緊急叫停相關業務。

  不過,與中介系的長租公寓平臺依賴金融產品不同,房企系的長租公寓則明確表示其不存在租金貸。

  記者在走訪上海市閔行區秀文路28弄柚米寓莘莊店項目時,工作人員表示支付無需下載APP、綁定銀行卡等,直接在一樓前臺支付;而對于記者詢問是否能分期付款,其直言“我們不走金融產品”,并表示“有些公寓要破產了,要加強融資,需要金融產品”。

  另在記者實地走訪萬科旗下位于上海市閔行區疏影路1366號泊寓-莘莊疏影店項目時,工作人員表示其沒有分期付款或租金貸,“要么就是花唄”。中駿Funlive方隅公寓、龍湖冠寓等房企系長租公寓項目的工作人員亦直言,其不存在租金貸等情況。

  戴德梁行在2019年5月份發布的《2018~2019中國長租公寓市場發展報告》中表示,惡性哄搶房源、壟斷市場等引發的租金畸形上漲,租房“被貸款”等金融問題不斷出現,事關社會的信任,品牌更會在事件中嚴重受損甚至承擔法律責任。

 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分析師楊雅靖對此認為,租金貸是小部分中小型運營商不規范的市場行為。這一行業的成本高、盈利難是老生常談,租金貸產生的根本原因是因為運營商的資金短缺。時值畢業季,一些學生在租金壓力大的困境下,被租金貸誤導。

  加速洗牌

  在經歷了資本追捧和2018年頻繁出現資金鏈問題后,2019年上半年,長租公寓行業開始出現“斷舍離”。

  5月份,朗詩公告稱計劃于2019年將長租公寓業務剝離。朗詩董事局主席、執行董事兼總裁田明曾坦言,處于爬坡期的長租公寓業務,將在2019年、2020年持續產生虧損,且虧損額會隨著規模擴大而加大。

  無獨有偶,6月初遠洋集團傳出擬在年內將旗下長租公寓等業務剝離的消息。而2017年入局長租公寓的東易日盛(9.040, 0.21, 2.38%),2019年也同樣啞火。

  據同策研究院統計,從2017年2月至2019年3月,已有20家長租公寓品牌倒閉。其中,2017年僅有4個品牌倒閉;而在2018年8月,杭州鼎家因資金鏈斷裂而倒閉后,又有10個品牌相繼倒下,原因多為資金鏈問題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這其中,愛公寓、Warm+、愛上租、星窩公寓、寓見公寓、蘇州樂棧公寓等則被其他企業收購。

  不過,在退出、倒閉的同時,也有企業融資、擴張不斷取得新進展。

  梳理相關信息可發現,2月,窩趣公寓完成B輪2億元人民幣融資;3月,蛋殼公寓宣布完成5億美元C輪融資、魔方公寓完成D輪1.5億美元融資;6月15日,有消息稱,自如進行的B輪5億美元融資已接近尾聲。

  作為房企系長租公寓,中駿集團在不斷加大對長租公寓投入。2017年,中駿集團進軍長租公寓市場,以此作為其重大轉型升級戰略;2018年12月17日,其旗下長租公寓品牌Funlive方隅公寓與基匯資本簽署相關協議,雙方共同成立長租公寓投資平臺,首期規模為8億美元。

  中駿集團總裁黃朝陽在2018年度業績發布會上表示,計劃“在2019年新增1.7萬間至3萬間,并預計在2020年實現長租公寓總數達到5萬間”。中駿集團旗下長租公寓品牌負責人向記者表示,這一目標“應該可以達成,因為我們以中駿集團自有的資產為主”。

  旭輝也表示將繼續加大對長租公寓的投資。旭輝方面在給記者的回復中稱,旭輝領寓與平安不動產簽署戰略合作,未來3年內雙方總投入100億元人民幣用于住房租賃項目的投資、開發及運營。目前已簽約落地首個合作項目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龍湖集團于近日發行了2019年住房租賃專項公司債券(第一期),發行規模不超過人民幣20億元。據募集說明書披露,本期債券募集資金中的14億元擬用于住房租賃項目建設、裝修改造及租賃支出、償還住房租賃項目貸款等。

  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末,龍湖冠寓開業間數累計約5.3萬間,期末整體出租率僅為50.1%,其中開業3~6個月的出租率為 70.2%,6個月以上的出租率為87.4%。

  據克而瑞咨詢“地新引力”平臺發布的《2019 年上半年中國長租公寓規模排行榜》,在集中式公寓運營商管理房源排行中,頭部企業魔方以超過10萬間房源位列第一,樂乎以逾5萬間位列第二;在分散式公寓運營商管理房源中,自如以85萬間數量遙遙領先,是第十名寓多多15000間的56.7倍。克而瑞“地新引力”在報告中指出,“不論集中式抑或分散式,綜合實力強大的頭部玩家資源優勢進一步顯現;而勢單力薄的小品牌則面臨著被并購或倒閉的境況。”

  中駿集團也有通過并購等渠道擴大規模的想法,上述負責人表示“有一些機會逐步去談,目前還沒有準確的結果對外公布,但是這個方向是有的”。

  在楊雅靖看來,長租公寓行業面臨洗牌整合加速,寡頭之爭局勢顯現。未來隨著行業定位與覆蓋度的完善,或許會出現市場方面的分化,比如高端市場、中端市場和低端市場的區隔顯現,不同品牌商聚焦布局。也有可能運營商在城市方面分化,完善特定城市發展布局,市場上形成區域間的競爭格局。